在台湾虽然也有昆曲演出,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的缘起

与苏州昆剧院的缘分,也是由此结下——青春版《牡丹亭》的演员班底,都是苏州昆剧院小兰花班的成员。苏州是昆曲的故乡,有昆曲生长的土壤,从这里寻找演员是最合适不过的。那时,我就曾经提出建议:苏州昆剧院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剧团,而是要兼具演出、传承、宣传、展示等功能于一体。昆曲是“百戏之祖”,是中国戏曲艺术最重要的品牌,我们也应该有这样的野心和信心:以后外国人来中国,都要到苏州看一场昆曲,就好像人们到英国,都要到斯特拉特福小镇看一场莎士比亚的话剧。

看昆曲就到苏州来

9月13日,“纪念汤显祖诞辰400周年”青春版《牡丹亭》重返北大十周年公益演出在北京大学举行,受到了北大师生的热烈欢迎,这是青春版《牡丹亭》的第290场巡演。自2004年4月台湾首演大获成功至今,青春版《牡丹亭》已经在内地30个城市和港澳台地区以及美国、英国、希腊、新加坡等国巡演,观众达60多万人次,其中60%是青年观众。青春版《牡丹亭》已经成了一种文化现象,它让数十万青年观众自觉自愿来到剧院,感受经典,亲近中华传统文化。而巨大的成功背后,鲜为人知的是这12年的艰辛历程。

感动在演员谢幕的瞬间达到高潮,观众们还在忠诚地鼓着掌,沈丰英和俞玖林在掌声里重复起了舞台上的翻飞水袖,还是那一低首、一回头,还是那么熨帖、妥当,谁也不知道,走下舞台,剧组就将连夜赶往福州,为福州大学的大学生们再演梅边柳边的死生契阔。那将是他们第132次成为杜丽娘和柳梦梅。

据了解,传承工程计划在我校全校范围内将选拔并培养一批大学生昆曲演员,力争花费一年时间打造出苏州大学校园版昆曲《牡丹亭》,为全校师生奉上一次文化大餐。对此,著名昆曲演员老师深表欣慰,并表示欢迎更多的学生加入到昆曲的实践环节当中来。“大学生虽然缺乏唱念做打等基本功,但是他们较高的文化素养保证了他们对于昆曲的理解。”

从那以后,在很多人的共同努力下,有了青春版《牡丹亭》。

事实上,苏州为了让发源于此的昆曲更显魅力,从2000年开始创办中国昆曲艺术节,恢复虎丘曲会,到中国昆曲博物馆的建立,苏州昆曲传习所的恢复建设和一批昆曲演出场所的建立,再到江苏省苏州昆剧院推出《长生殿》、《牡丹亭》巡演国内十几个省市和港澳台地区,已经以原真性的魅力引发了海内外华人的“寻根”情结,并促使了古老的昆曲艺术在当代舞台上重现经典魅力。而今年5月起,伴随着面向在校学生公益演出普及工程的全面启动,百万中小学生走进沁兰厅基地,在咿呀婉转的曲调里开始了新的昆曲之旅,也为苏州昆曲的传承和壮大提供了新的土壤。

2002年12月,白先勇在上海给蔡少华打电话,他要到苏州去一趟,这让蔡少华非常兴奋。他自己开车,捧着鲜花,去接白先勇。蔡少华组织了三台戏,其中包括《游园惊梦》和《长生殿》,让所有年轻演员演给白先勇看。白先勇看了三天,看得很高兴。他对蔡少华说:“你们有这么多可以雕琢的璞玉,让我很欣慰。我没有在其他昆剧团看到同样一批蓬勃有朝气的孩子能一直在舞台上演出。”

首次在家乡整体呈现

“久久流远”大学生昆曲传承工程由昆曲经典剧目演出、昆曲名家名师大讲堂、大学生昆曲培训、大学生昆曲艺术实践四个部分组成。我校与苏昆剧院就昆曲传承形成战略合作关系,苏州大学将成为苏州昆剧院长年的演出实验基地,苏昆剧院也将通过这一工程的实施让更多的大学生以及年轻人接近昆曲、推广昆曲、发扬昆曲,感受中国文化之美。

昆曲的美学品格,无疑已经达到了世界水平,也获得了一定的国际知名度,我们应该乘胜追击,继续扩大海外影响力。当然,海外演出需要很大的开销,青春版《牡丹亭》在美国的巡演,就是募到了100万美元才得以成行。10年来,我为昆曲已经募款3000多万元,用于演出和在北京大学开昆曲课等等。我很欣慰地看到,当年播下的种子正在开花结果。

昆曲艺术求生存、求发展,须时刻牢记观众需求,明确观众意识。青春版《牡丹亭》每场演出前都通过新闻发布、学术讲座、示范展演、介绍书籍,将昆曲的抽象写意、抒情诗话,昆曲的丰富成熟、婉转优雅传达给观众,使其更好地理解演出的特色,得到更多的审美享受。《牡丹亭》自演出至今,从大洋彼岸到台湾香港,再到大学校园,75%%的观众都是青年观众。

白先勇这四场演讲的主题是“昆曲中的男欢女爱”,要让青年人看看古人是如何谈情说爱的。俞玖林初次登场,虽然还没有名气,在舞台上的书卷气,已经让人惊喜。虽然功力有限,但是气质和外形扮相非常讨好。

记者前晚走进科文中心大剧院时,演出还没有开始,白色舞台背景衬着墨色淋漓的“牡丹亭”字样,深红色的古意桌椅静静地摆着,黑、白、红三色在微微的灯光下营造的是一个蓄而未发的意念,有一点欲说还休,也有一点春色难藏。几竿修竹,一剪梅花,还有翩翩蝴蝶都描画在了主人公的衣襟上,鹅黄、翠绿、粉蓝,让淡雅的苏绣隐约出美丽的光华。舞台的布景有时是几行字,有时是一幅画,意蕴无穷,而在那“惊梦”的高潮,背景是一片迷离的橘色与黄色,只有杜丽娘与柳梦梅的水袖与眼神在演绎初遇的惊喜和那牡丹亭前、芍药栏边的春意。

图片 1

对于昆曲,近十年可以称得上“黄金时代”。从2001年被列入世界首批非遗名录,到逐渐打开市场,昆曲正远离“博物馆艺术”阶段,逐步实现活态传承。政策与市场,都为昆曲提供了时代的机遇。那么,昆曲的下一步应迈向何方?作为诸多探索中的一种,青春版《牡丹亭》制作人白先勇的尝试,或许能为我们提供参考。

白先勇在谈到青春版《牡丹亭》巡演盛况时说:“昆曲回春了;培养了一批年轻观众,这次年轻观众占了75%,几十个名牌大学演出下来,男女主演已经成了他们的偶像,打破了原来年轻人不看昆曲的观念;培养了一批年轻演员,几年演出下来,很多年轻演员随着《牡丹亭》逐渐成熟,演出经验也慢慢丰富。”他认为,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回归苏州,把昆曲的地位提升,让国际人士都意识到昆曲的美。在他看来,苏州的地方语言、文化、氛围非常适合昆曲的发展,昆曲回春之后应该回归苏州。苏州的经济已经发展起来,文化也紧随其后,所以从苏州起家扩展到全世界的昆曲,现在应该再回到苏州扎根。

昆曲青春版《牡丹亭》的缘起,还要追溯到2002年。台湾学者古兆申应江苏省苏州昆剧院邀请,前往苏州市下辖的昆山市周庄的古戏台观看年轻演员演出。恰巧,“小兰花”沈丰英和俞玖林演《牡丹亭》的《惊梦》,给古兆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时他想,年轻人有这样一个演出舞台,苏昆剧团的前途,可能比其他昆班要好。

于丹说过,我喜欢有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叫做“昆曲”
。在她看来,昆曲那种细腻、婉转、精致、唯美的特点,完全可以作为一种“元素”,进入当下的时尚生活。事实是,从2003年至今,青春版《牡丹亭》已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现代化的样本,建立的是人们传承和发展传统文化的信心。“文化部优秀出口文化产品和服务项目”,青春版《牡丹亭》让传统的昆曲成功走向海外,“高雅艺术进校园”参演团体中唯一的地方剧团,苏州昆曲赢得的是大学生的青春喝彩。

此次传承工程是高校与专业院团的纵深合作,昆曲在具有百十年深厚文化底蕴的苏州大学不仅能够生根、发芽,更能在众多昆曲艺术家和现代大学生的精心呵护下开出绚烂之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