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务印书馆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现代出版机构之一,要把出版社建设成为理论出版与学术出版的重镇

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业内研究机构共同举办的第五届中国学术出版年会日前在京举行。与会嘉宾围绕“大数据时代的学术出版与学术评价”“全民阅读时代的专业阅读”“全球史研究与中国学术出版”等主题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和研讨。

《出版广角》2014年第17期

核心阅读

“名编辑”工程

十八大以来,新一届党中央在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治国理政方面提出了一系列富有创建的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新要求,特别是习近平同志的系列重要讲话,语言生动、思想深刻,观点鲜明、要求明确,为我们进一步做好出版工作指出了努力的方向。在新的形势下,理论出版和学术出版大有可为,尤其是大学出版社应该坚守理论出版和学术出版的特色,为提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程中我们应有的理论自信、道路自信、文化自信做出自己的贡献。

商务印书馆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现代出版机构之一,在其12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始终与时代同频共振,积极面对各类机遇与挑战,做好文化整理,探索出版创新,承担社会责任,用百年耕耘擦亮金字招牌。

“名编辑”工程是社科文献出版社人才强社战略的重要举措,是人才队伍建设的核心工程。“名编辑”工程是社科文献在行业内率先推行的出版社高端人才评价及激励政策,“名编辑”是通往社科文献最高专业任职岗位和编辑最高荣誉——首席编辑的必经之路。通过打造一支在学界具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学术素养深厚的学者型名编辑队伍,搭建独具魅力的学术出版人才创业创新平台,社科文献的核心竞争力、品牌影响力和创新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

一、大学出版社应该具备崇高的文化追求和高尚的出版情怀,要把出版社建设成为理论出版与学术出版的重镇,增强我们的理论自信

精选33个经典外交案例、反复研讨修改、采用讲故事的形式……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前夕,商务印书馆出版了《如何讲好中国故事》一书,引发诸多学界专家关注。“这本书,对如何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具有借鉴意义”“为传播学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践经验与思考”……在新书发布会上,与会专家们讨论热烈。

2014年“名编辑”选拔工作启动,评选出首批4名在出版领域及学术业界贡献突出的名编辑,他们对于社科文献的人才激励培养以及创新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每一个民族、每一个国家都要有自己的理论和信仰,这是一个民族和国家的精神支柱和精神家园。新一届党中央和习近平同志十分重视理论建设,十分重视马克思主义的教育、宣传和传播。习近平同志在谈到高校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时说:宣传思想工作就是要巩固马克思主义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指导地位,高校要把马克思主义作为必修课,成为马克思主义学习、研究、宣传的重要阵地。这既是对大学高等教育、科研机构的总体要求,也是对我国大学出版社的总体要求。

1897年创办于上海,1932年“一·二八”事变中毁于战火,后以“为国难而牺牲,为文化而奋斗”为口号立志复兴;120多年的商务印书馆,历经跌宕起伏,它所编着的“汉译世界学术名着丛书”“中华现代学术名着丛书”《辞源》《新华字典》等一大批精品佳作为人们所熟知。作为“工具书王国”与“学术出版重镇”,商务印书馆这块“金字招牌”越擦越亮。

鉴于此,2018年5月社科文献第二批“名编辑”增补工作启动。相较于第一批选拔工作,社科文献专门成立了名编辑评审委员会,邀请6名在学界、业界有影响力的社外专家联合评审,选拔出在学界和业绩公认一流的名编辑,为社科文献的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最终,有7名编辑获评社科文献第二批“名编辑”。目前,社科文献共有11位名编辑。

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已经100多年了。历史已经表明,只有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的结合,才为中国的国家独立、民族解放、人民幸福找到了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在中国,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依然十分旺盛,特别是它作为一种科学理论,是中国革命与建设、改革与发展的根本指导思想。研究和宣传马克思主义、丰富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是我国学术界的重要任务,具有十分重大的学术价值,同时,又具有鲜明的政治性,它是我们凝聚人心、奋发向上,投身于伟大事业的旗帜。大力推进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研究,取得更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当代成果,是党中央从国家战略高度做出的重大决策。早在10年前启动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对于推动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推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大众化具有重要的意义。

■与历史发展同频共振

图片 1

中国是马克思主义在当代发展最成功的范例。研究、宣传马克思主义应该是我国出版界最根本的任务。目前,我国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出版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同时也应该看到还存在着一些不足和差距:一些研究成果还停留在一般性描述和论述的层面,总体或某一方面深入研究的成果还较少;人云亦云、相似雷同的较多,独立思考、有所创新的较少;解释历史问题的较多,分析当代中国和世界面临严峻问题的较少。这种局面是亟待改变的,否则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就会受到损害和质疑。我国出版业应该认清自己的历史使命和责任,为宣传马克思主义,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保障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发挥自己应有的作用。大学出版社与出版人尤其应该具备浓厚的文化追求和高尚的出版情怀,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紧紧抓住国家文化战略的脉搏,把加强马克思主义成果的出版作为出版社和出版人的光荣责任与义务。

做书的依循,就是国家之需、民族之需、时代之需

世界读书日阅读推荐

出版马克思主义研究著作,出版反映我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丰硕成果的著作,是人大出版社的根本任务之一。我们把建设哲学社会科学出版重镇和马克思主义出版重镇作为出版社的长期奋斗目标。例如,近年来,我们出版了李瑞环同志的《学哲学
用哲学》《辩证法随谈》《务实求理》《看法与说法》等重要著作,李铁映同志的《论民主》《改革
开放
探索》、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丛书等重要著作,陈锦华同志的《国事续述》等重要著作,都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我们组织策划出版的《中国共产党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马克思主义发展史》《毛泽东哲学思想史》《马克思的事业》《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核心价值体系研究》等著作,都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的重要代表作;我们组织策划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论库、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系列丛书等系列大型研究丛书,目的就是要有计划、成系列、成规模地反映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界有关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最新成果。

上世纪80年代,于殿利在大学图书馆里如饥似渴地阅读介绍外国学术成就的“汉译世界学术名着丛书”;大学毕业后,他如愿成为商务印书馆的一名编辑。谈起近30年的工作经历,现任商务印书馆总经理的他感慨道:“虽有艰苦,甘之若饴。”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文献君特邀每位名编辑为书友们精选了1~2本好书。快来看看名编辑们爱读什么书?(不要忘了文末有赠书福利)

二、大学出版社应该把宣传、研究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学术成果出版作为重要的出版使命,增强我们的道路自信

2009年,商务印书馆计划再出版一套系统梳理近代以来中国人学术与思想成果的“中华现代学术名着丛书”;这两年,商务印书馆又着手策划出版了一套“中华当代学术着作辑要”,体现中国学术界在改革开放以后所取得的成果。于殿利说:“一代有一代之学问,商务印书馆的学术出版,也应该与历史发展‘同频共振’。”

图片 2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中国改革、建设、发展的重要依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来之不易,其中凝聚了几代人的艰苦探索和追求。习近平同志提出,要深入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宣传教育,把全国各族人民团结和凝聚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之下。在纷繁变化的世界格局中,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展现出巨大的生命力和鲜活的发展后劲,推动着中国面临一个又一个发展的重大历史机遇。应该说,它为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可靠的发展道路保障和基本制度保障。我们出版界能不能抓住这个历史机遇,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做出自己的贡献,是对我们出版核心竞争力的真实考验。这需要我们从两个方面着手做好出版工作:

和历史“共振”,《辞源》就是一例。面对外来侵略,1915年,《辞源》第一版出版。蔡元培评价说,《辞源》的出版是“保种”行为——保中华民族的文化血脉,留住文化的根。

董风云

第一,必须加强原创学术著作的出版。中国历史上的一些盛世时期,几乎都是文化大发展和学术精品层出不穷的时期。经过改革开放30多年的艰苦奋斗和积极探索,我国学术出版也已经形成了强大的创新动力和创新基础,文化事业和学术发展都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学术精品大量问世。这其中有深入探索世界和时代的发展与趋势,思考和回答社会发展面临的各种问题,凝聚着新的理论解释和理论创造的成果;有坚持探索中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实践,思考和回答有关全局性、战略性、前瞻性重大问题,深化着人们对当代中国经济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成果;有深刻反映我们这个时代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启发和感召着我们,使我们更清醒地认识自己和社会的文学艺术成果;有挖掘、整理和重新认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使我们更好地继承和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传统的成果;有学习和借鉴世界各国人民文化,丰富我们生活,拓展我们视野,加强相互沟通和了解的成果。习近平同志在最近召开的两院院士大会上强调,要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建设创新型国家,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也必须强调创新,加强原创学术著作的出版。

参与《辞源》第二版编纂的许振生,已年逾七旬。他告诉记者:“我的老师吴泽炎先生,一辈子投身于《辞源》,手写卡片40万张;编辑们每天在五个图书库里来回穿梭,一天能走几里路。”在他看来,参与《辞源》编纂工作的一代代编辑,也是一个个活生生的“文化之根”。

编辑

第二,必须加强原创学术成果走出去工作。习近平同志提出,要加强话语体系建设,着力打造融通中外的新概念、新范畴、新表述,增强在国际上的话语权。他多次强调要精心构建对外话语体系,增强对外话语的创造力、感召力、公信力,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阐释好中国特色。长期以来,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其经济先发优势垄断了话语解释权,形成了话语霸权;与之相比,我国哲学社会科学话语体系在原创性、影响力上还有很大不足。这就要求我们必须通过出版这个平台,把当今中国人的伟大创造和时代精神表现出来。值得欣慰的是,目前中国的话语体系建设和对外传播已经上升为一项国家战略,需要我国出版界,尤其是学术出版界同仁的共同努力。
近年来,人大出版社明确把有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成果的出版与走出去工作紧密结合在一起,把许多优秀的具有中国特色、中国气派、中国风格的精品图书输出到国外,让世界了解中国传统的灿烂文明和中国现代化建设的进程。例如,我们通过输出版权出版了土耳其文版的中国马克思主义研究丛书、波兰文版《中国经济体制改革重大事件》、日文版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和《中国集体领导体制》、英文版的《中国企业创新能力研究》等一大批优秀图书。目前,人大社输出的在境外出版的学术著作达300余种,已经签订输出合同的有1200余种。

几年前,《辞源》第三版修订启动,商务印书馆在馆外先后聘请了何九盈、王宁、董琨3位主编,22位分主编,127位专家组成修订队伍;调集馆内精兵强将,组成老、中、青三代20人的编辑团队;正式出版前,又延请108位各界专家学者审读校样,以确保万无一失……

甲骨文工作室负责人

三、大学出版社应该把出版中外优秀文化成果作为自己的文化担当,营造文明先进、健康高尚、生动活泼的生活方式,增强我们的文化自信

商务印书馆初创时发行过一种读书票:右边二字是“读书”,左边二字是“救国”。从一开始,商务印书馆就不单单是一家“书商”。“做书的依循,就是国家之需、民族之需、时代之需;做书的目的,就是用思想推动社会进步。”
于殿利说。

编辑策划作品:《天国之秋》《阿拉伯的劳伦斯》《中国之翼》《撒马尔罕的金桃》《世界的演变》《巨变》《忽必烈的挑战》《罗曼诺夫皇朝》《湖南人与现代中国》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