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术训练过程中,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

像我这样的人,大概是不太适宜到光明日报高等教育版上来奢谈学术的,因为对于高居殿堂的学术来说,咱只是一草根。只是因为平时爱读点孔孟,读点马列主义,所以读了近日《光明日报》上刊载的刘振天《我们怎么看待所谓的“垃圾学术”》、秦春华《到底是“学术”,还是“垃圾”——与刘振天先生商榷》、朱文通《应该旗帜鲜明地反对“学术垃圾”》诸文,也禁不住动起笔来。

刘振天先生的《我们怎么看待所谓的“垃圾学术”》一文,对“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发表了不同的看法。笔者读后虽然颇受启发,但是也有一些不同的认识和思考。笔者认为,“重复性学术研究”在学术研究过程中的确是必要的,是在为科研创新做必要的准备,是科研过程的有机组成部分,但是,学术研究绝不能仅仅停留在“重复性学术研究”的阶段和水平上。我们反对的不是“重复性学术研究”,而是反对公开出版或者发表仅仅通过“重复性学术研究”得出来的没有任何创新的所谓科研成果,即“学术垃圾”。发表这类没有任何创新的所谓“论文”,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炒冷饭,写这类文章的人实际上类似文抄公。

图片 1

图片 2

《光明日报》2014年10月14日以来发表多位作者的文章,就“学术垃圾”这一问题展开热烈讨论。认真审视各方观点,我们不难发现问题的关键在于:一要弄清“学术垃圾”到底是就什么而言?二要弄清如何判别“学术垃圾”?进而才能够有效地遏制“学术垃圾”。

在学人的成长和学术的发展中,低水平的重复研究是必然存在的。但对整个学术界来说是低水平的重复研究的学术,对学人个人来说却也标志着他自身的学术水平和学术能力所达到的新境界,恩格斯说:“理论思维无非是才能方面的一种生来就有的素质。这种才能需要发展和培养,而为了进行这种培养,除了学习以往的哲学,直到现在还没有别的办法。”这种对整个学术界来说是低水平的重复研究的学术活动却正是个人发展他的学术能力所必须有的锻炼,如果学术界以万分不屑的态度对待处于成长阶段的学人的低水平的重复研究,而学人也因此自己惭愧起来,再不敢甚至也不屑去经历这种锻炼,那当真要“连学术垃圾恐怕都没有了”。所以,学术界只应该深恶痛疾“垃圾学术”,在讨伐“垃圾学术”的时候,不应该把“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活动也一并讨伐进去。相反,“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还应该作为一种活动得到应有的尊重,就像小学生写出来的字是歪歪斜斜的,这些字果然不能作为书法作品去卖钱,但他练习写字的活动还是应该得到尊重的,他如果将来成了大书法家,难道不就是通过这样的起先必然是幼稚的活动培养出来的吗?

笔者认为,“重复性学术研究”,甚至“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在任何学术领域的研究过程中,在任何种类和任何程度级别的教学实践活动中,乃至在人类知识的传播过程中都是必不可少的。比如,在学术研究过程中,学术史的回顾往往是必不可少的,学术史的回顾固然也可以视为“重复性学术研究”,但是其目的并不在于简单地重复前人的成果,而是为了发现前人研究中的不足和存在的问题,以便于解决这些问题。

编者按

编者按

学术是一个具有多重含义的概念。在中文语境中,大致有治国之术,教化,学问、学识,系统的专门的学问,观点、主张、学说,学风,法术、本领等。直至今天,人们对学术的理解仍然见仁见智,但无论做何理解,对客观事物的本质及其规律进行科学的研究和揭示,并且呈现出系统化、逻辑化的知识体系却是比较一致的看法。其中,创新是学术的本质要求。不同类型的学术成果,具体形式各有特点,单就出版类学术成果而言,大体应包括以下一些基本方面,相应地,判别一项学术成果到底是“有价值”,还是“学术垃圾”,也应当以这些方面是否有新意为基本的依据。

另一方面,丑媳妇也总是要见公婆的,就算是“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但既然做了,也总要拿出来给人看,也需要获得学术共同体的评价,何况在做研究的人本人也未必清楚自己做的就是“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我们的学术刊物,现在也不完全只是一个学术交流的场所,它同时还发挥着一种学术评价的作用,对于整个学术界来说,这种“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和“低水平学术投稿”在审稿的过程中理应被我们的学术刊物过滤、拦截住了,是没有机会成为可能漂浮在学术界的“垃圾学术”的。如果说研究是一种个人性的学术行为,那么发表就是一种社会性的学术行为。发表要占有公共资源,学术刊物有限的版面被“垃圾学术”鹊巢鸠占,甚至于“劣币驱逐良币”,终究也不是个事。所以,清理“垃圾学术”,给真正的学术腾出版面,这是完全应该得到肯定和支持的。何况在一些高端的学术刊物上发表学术能产生巨大的学术声誉,以低水平的成果投机高水平的声誉,那几乎就是欺诈了,也不应该是学术界能容忍的。

又比如,在教学过程中,课堂知识的传播大多都是重复性的,因此有关教材往往可以通用或者重复使用。但是,在具体的教学实践活动中,教师一般都能够根据教学的实际需要及时补充有关学术研究的最新成果或最新动态。这种补充累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教材更新就成为必然。上述“重复性学术研究”绝不是“学术垃圾”,也不是“垃圾学术”。至于“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造成的原因是多种多样的,影响也不尽相同,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宜贸然地一概视为“垃圾学术”。特别是在学术研究的起步阶段,“重复性学术研究”在学术训练过程中,几乎是必须经历的过程。处于这个时期的研究实习人员虽然还没有真正入门,但是由于兴趣高涨,往往觉得自己在某个方面或者问题上似乎有所创新。为了训练和提高他们的演讲能力和表达能力等,鼓励他们在一些学术研讨会或者座谈会上发表自己的观点和看法,或者允许他们在一些仅供内部交流的报刊上发表不太成熟的文章,也是可以理解的。随着“重复性学术研究”的逐渐规范,愿意发表这种文章的学者也会越来越少。也就是说,真正的学者由于受到严格的学术训练,学风严谨,一般都能够自觉地拒绝炒冷饭,否则他们在学术界也难以立足。

本版10月14日刊出《我们怎么看待所谓的“垃圾学术”》一文后,在本报读者和作者圈中引起反响,他们不仅打来电话表达想法,更是投来诸多文章,系统论述,表明观点。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他们都说这么做是受了那篇文章“编者按”的启发,编者提出的“有正面意见,也有反面意见,甚至有多种意见,真理越辩越明”“学术研究最应忌惮的是压倒一切的一个声音在发挥作用,没有争鸣与探讨”鼓舞了他们。这样一种氛围下,我们决心为学者和读者继续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开设《争鸣与探讨》专栏,希望由热情的关注,理性的思考而把问题引向深入和明晰,促进学术的研究和发展。

作者此文的本来题目是“就怕穷得连垃圾都没有了——所谓低水平重复性学术研究的一点感想”。可见,与现下对“垃圾学术”讨伐之声不同,作者是站在一个为“垃圾学术”说几句话的角度上撰写此文章的。这实在是个好现象,有正面意见,也有反面意见,甚至有多种意见,真理越辩越明,所以编者也就不忌讳作者写作的由头是我报近日刊发的一篇报道,发挥媒体客观呈现的优势,希冀我国的学术研究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其实,学术研究最应忌惮的是压倒一切的一个声音在发挥作用,没有争鸣与探讨,因此,我们在为诸多“垃圾学术”而忧心如焚的时候,也该细细体会作者以学术规律为基调而发出的声音,而这样的理解会帮助我们的学术乃至社会,走向更好。

研究选题。这是学术探索、研究和揭示的对象,选题的水平和质量直接决定研究的水平和质量。富有新意的选题,即使具体研究存在某些不足或严重不足,选题本身也会给人以有益的启示。一般而言,基本理论问题、重点理论问题、前沿理论问题类选题,学术价值会高于一般意义理论问题及具体理论问题类选题。重大实践问题、重要实践问题、迫切需要解决的实践问题、具有前瞻性的实践问题类选题,研究价值自然高于一般意义实践问题类选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