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朱学派〗北宋程颢、程颐和南宋朱熹为代表的理学学派,儒家都有哪些代表性人物

“程朱”并称古已有之,乃从学派或道统角度而言,而“程朱之间”则对应于二程之后,朱子未起之前的学术时期。当前学界大多关注二程、朱子两端,对程朱之间,则关注不够,研究不深。程朱之间道学的核心论域主要集中在心性论上,且基本在程门后学中展开。在二程之后,朱子未起之前这段时期,主要形成以“四大弟子”、道南学派、湖湘学派、永嘉学派、兼山学派、涪陵学派等为代表的程门后学。他们对二程思想进行拓展和深化,使道学话语在可能的方向上更加深刻地显豁出来。总的来说,主要呈现出以下共同趋向:

问题:孔子之后,历朝历代,儒家都有哪些代表性人物?

伊洛之学〖伊洛之学〗北宋程颢、程颐所创理学学派。世称程颢为“大程”,程颐为“小程”,合称为“二程”。二程为亲兄弟,均为洛阳人,长期在洛阳讲学,后来程…

程朱学派〖程朱学派〗北宋程颢、程颐和南宋朱熹为代表的理学学派,也称“程朱理学”。此派发端于北宋周敦颐,他融合道学、佛学、儒学思想,初步建立了一套综合探讨宇宙本原…

永嘉学派〖永嘉学派〗南宋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人为代表的学派。因其主要代表人物皆为永嘉人,故称所刨学派为“永嘉学派”。与吕祖谦所创“金华学派”、陈…

一、“四大弟子”与显学派趋向程颢之学

回答:

伊洛之学

程朱学派

永嘉学派

程颢哲学的总体特色就是“明体而达用”。程门后学中,“四大弟子”理论旨趣接近“程颢之学”;道南学派主张体认天理,是“本体意义上的程颢之学”;湖湘学派是“工夫意义上的程颢之学”;涪陵学派虽秉承程颐《易》学,但理论旨趣则接近程颢之学。程门后学中的显学派基本上是对“程颢”思想的推衍和发展。当然,这并不是说他们对程颐之学没有继承,只是从总体倾向上判断。需要指出的是,程颐之学在程门后学中亦得到传衍,但并未形成气候,最守其学的尹焞,却因“才短,说不出,只紧守伊川之说”而致学派不振,仅有的前期永嘉学派注重对程颐“涵养须用敬,进学则在致知”为学宗旨的阐发,尤其对“格物致知”的方向朝外在维度推进,以扭转程门其他弟子将格物向内收的倾向;兼山学派则借对程颐《易》学的承继发挥心性思想,主张通过“易之道”来涤除私心,呈现道心。

孔子之后的儒家大师有很多。
图片 1

〖伊洛之学〗北宋程颢、程颐所创理学学派。世称程颢为“大程”,程颐为“小程”,合称为“二程”。二程为亲兄弟,均为洛阳人,长期在洛阳讲学,后来程颐又居临伊川,二人讲学于伊河洛水之间,因称其所刨学派为“伊洛之学”,也叫“洛学”。二程十五、六时,受学于理学创始人周敦颐,继承周敦颐的学说,仍不满足,又同张载、邵雍等频繁交往,切磋学术。终于以孔孟思想为基础,吸收佛、道思想,建立起自己的理学体系,形成伊洛学派。二程长期讲学,宣传自己的思想,门徒日益增多,成为北宋时期最大的学术派别。著名弟子很多,其中,谢良佐、杨时、游酢、吕大临号称“程门四大弟子”。二程的学说在某些方面有所不同,但基本内容一致。他们在政治上追随司马光,反对王安石变法。学术上与王安石“新学”对立,与“蜀学”亦相攻讦,对自己师事的“濂学”并不推崇,与“关学”联系则较密切。此学派提出理学道统说,二程自命为继承孔孟儒学道统,明儒家之道于当世。发展了周敦颐“无极而太极”的世界本体论,以“理”或“天理”为哲学最高范畴,作为自然界和社会的最高原则。认为“理”或“天理”永恒存在,创立了“天理本体论”学说。

〖程朱学派〗北宋程颢、程颐和南宋朱熹为代表的理学学派,也称“程朱理学”。此派发端于北宋周敦颐,他融合道学、佛学、儒学思想,初步建立了一套综合探讨宇宙本原、万物生成、人性、封建伦常等问题的理论体系,提出“无极而太极”、“性”、“命”、“理”等范畴。其弟子程颢、程颐是这一学派的奠基人,开始以“理”作为哲学的最高范畴,提出了略为系统的“理气说”、“人性论”、“格物致知说”等。其四传弟子、南宋的朱熹主要继承和发展了二程的学说,义吸取了北宋其他理学家的某些观点,使“天理论”、”住论”、“格物致知论”、“持敬说”等理论更加丰富和严密,完成了宋代理学集大成的历史使命。因此,后人把创立和完成这一理学体系贡献最大的二程、未熹连在一起,合称为“程朱学派”。

〖永嘉学派〗南宋薛季宣、陈傅良、叶适等人为代表的学派。因其主要代表人物皆为永嘉人,故称所刨学派为“永嘉学派”。与吕祖谦所创“金华学派”、陈亮所创“永嘉学派”同称为“浙东学派”。北宋元丰年间,永嘉人周行己、许景衡、刘安节、刘安上、戴述、赵霄、张辉、沈躬行、蒋元中同游太学,号称“永嘉九先生”,他们最早将二程学说传播至永嘉等地。南宋初期,其学一度衰歇,周行己私淑弟子郑伯熊、郑伯友兄弟,以“纪纪不接”为惧,首刻程氏之书于闽中,由是永嘉之学得以重光,故“永嘉之学”有“周作于前,郑承于后”之语。

二、搁置对心性本体的探讨,注重对本体的体认

一、先秦时代。

他们说:“万事皆出于理”,“万物皆只是一个天理”,认为万事万物都是“理”或“天理”的体理,“有理则有气”,有理就有万事万物。他们还认为现行社会秩序为“天理”所定,“父子君臣,天下之定理”,遵循它便合乎天理,否则就是违背天理。在人性论和认识论方面,他们把“天理”和人性联系起来,认为“天理”在人心即为“性”,“性即理也”。强调人性本善,后世之人有“贤”、“愚”之分,是由于气禀不同,“气有清浊,禀其清者为贤,禀其浊者为愚。”认为“浊气”和恶性都是人欲,人欲横流,蒙蔽了本心,便会损害天理。“无人欲即皆天理”,因此要人们“存天理,去人欲”。要“存天理”,必须先“明天理”。而要“明天理”,便要即物穷理,逐日认识事物之理,积累多了,就能豁然贯通。提出了“格物致知”的思想,倡导“涵养须用敬,进学在致知”的修养方法。他们还宣扬封建伦理道德,提倡在家庭内形成象君臣那样的关系,认为社会的贵贱、尊卑、男女有序、夫妇有唱随之礼为“常理”。提出“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反对寡妇再嫁。此学派关于“天理”主宰万事万物的思想,属于唯心主义体系,但他们也提出了事物“有对”的朴素辩证法思想。主要著作有:《二程全书》、《二程遗书》、《二程外书》、《明道文集》、《伊川文集》、《伊川易传》、《程氏经说》等。1981年中华书局出版有《二程集》。该派学说奠定了宋代理学基础。二程之中,—程颢早卒,程颐继续传播其学。颐卒,其弟子仍传其学并有所发展和变化,相继建立许多学派,如:谢良佐创“上蔡学派”,杨时创“龟山学派”,游酢创“□山学派”,吕大忠、吕大多次钧、吕大临等创“吕范诸儒学派”,吕希哲创“荥阳学派”,尹炉子□创“和靖学派”,郭忠孝创“兼山学派”,王□创“震泽学派”,刘绚;李□创“刘秀诸儒学派”,陈□、邹浩创“陈邹诸儒学派”,周行己、许景衡创“周许诺儒学派”,陈渊创“默堂学派”,罗从彦创“豫章学派”,胡安国创、武夷学派”等等。南宋朱熹直接继承伊洛之学,并发展成完整的理学体系,形成“程朱学派”。程朱理学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成为地主阶级的官方哲学,影响极其深远。

此派是宋代理学的主要代表,势力最大。在发展过程中,内部又分成许多流派。此派与南宋陆九渊“心学学派”在理学基本慨念、“太极”以及治学方法等问题上,观点不甚一致,有过多次争论。又分别与永嘉学派、永康学派有过关于“王霸又利”等问题的辩论。与王安石“新学学派”观点也不一致。派学说,宋代以后得至了统治阶级的提倡,逐步取得了儒学正宗的地位,成为官方哲学。影响极其深远。参见“明道学派”、“伊川学派”和“晦翁学派”。

至艮斋学派薛季宣,首倡“教人就事上理会”,强调实事实功,使永嘉之学开始从传授二程学说转向摆脱理学束缚,讲求事功,而“别为一派”,永嘉学派进入初创时期。其弟子陈傅良进一步发展了薛季宣的“实事实理”思想,主张经世致用,遂奠定了永嘉学源的地位。叶适继之,进一步发挥了薛、陈二入学说,提倡“务实而不务虚”,使事功思想进一步严密和系统化,成为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此派反对朱、陆理学,认为“道”存在于事物本身之中,离开了具体的客观事物就不可能抽象的“道”存在。提倡功利之学,反对脱离实际的烦琐议论。重视学术史研究,对先秦以来各派思想评述甚多,并注重探究学术思想的“统绪”及演变关系等。为朱熹之徒所不喜。成为与朱熹为首的“理”学派和以陆九渊为首的“心学”派鼎足而三的学派,对后世产生了深远影响。参见“艮斋学派”、“止斋学派、“水心学派”条。

宋代的心性论重视对心性本体的建构,因为理学家要辟佛立儒,就必须在儒学的短板—心性论的缺失上用功,这正是“儒门淡薄,收拾不住”之处。二程敏锐地意识到此问题,独拈“天理”以为本体,从而使传统儒学的心性论得以在理学的视域下重新活跃在学术舞台之上。二程的这种建构为后学标明方向,程门后学基本对此肯认不二,而将理论兴趣转到对心性本体的体认上,即在如何做工夫上,程门后学的分歧也恰恰集中在这一点上。如道南学派注重静坐体中,弟子王苹、张九成甚至走向心学;涪陵学派亦主张直从本体入手;兼山学派的“以易洗心”亦有类似倾向,永嘉学派更是主张在工夫上用功,以至于最后转向有“用”而无“体”的事功学派。

孔子的弟子:曾子、子夏、仲弓。

三、心性工夫偏于内向体悟,格物致知偏内而遗外

曾子是儒家分支思孟学派的鼻祖。

程门后学的理论旨趣偏于工夫论,但在对工夫论的诠释上,呈现出偏于内向体悟上。朱子认为当时学者已经出现不求下学,一味向高处走去。他认为程门后学不究二程之体用一贯之学,以邋等而进为高。确然如此。在程门后学中,如道南学派将“格物致知”设定为“反身而诚”,涪陵学派虽借《易》阐发思想,但却溺于佛氏而不可自拔,将工夫限于静默体悟之中。兼山学派主张“以易洗心”,工夫缺乏外在维度。但需要注意的是,前期永嘉学派已经注意到此种学风,有意纠偏程门后学中的这种倾向,将“格物致知”向外在维度拓展。

子夏是儒家分支西河学派创始人。

四、强调“仁”与心、性的关联,分歧集中在“以心释仁”

仲弓最得孔子真传之人。孔子的政治、法治思想由仲弓继承。仲弓的著作毁于焚书坑儒,致使其影响远不及曾子、子夏。

二程,更准确地说是程颢把“仁”推至超越的本体层面,强调“仁”与心、性的关联。二程在“仁”与“性”的关系上并无分歧,都主张“仁”属于“性”,但在“仁”与“心”的关系上,程颢将仁、心、性打并为一;程颐区分“仁”与“心”,这种差异在程门后学中引起争论。“以觉释仁”就是“以心释仁”,因为“觉”本就是“心”之功能。对于“以觉言仁”,程门后学如谢良佐、张九成、湖湘学派主之,李侗等则反之,但总体上都注重对“求仁”“知仁”的探究,背离孔子所确立的“为仁”而不在“知仁”上用功的传统。

战国时期儒家大师还有子思、孟子、乐正子春、吴起、荀子等人。

五、注重心性分别,突出“心”的地位

二、汉代。

二程对心、性之别并不重视,尤其是程颢。程颐虽有意区分,但仍有混淆之处。程门弟子意识到此问题,力求避免混淆两者,尤以湖湘学派为代表,对心、性之别加以阐发,明确两者之界限,并对两者关系进行论述。总体上,程门后学都重视“心”,当然这种重视是在与性情关系的论述中彰显出来,这无论是在继承程颢之学的后学那里,还是在继承程颐之学的后学那里,都得到体现。也正因他们将“心”的地位凸显出来,“儒家人生哲学的根基由汉唐时期的人性论向宋明时期的心性论转换。”

汉代儒家大师有张苍、浮丘伯、辕固、颜异、董仲舒等等。

六、不从“气质之性”立论

其中,张苍成最高。制定天文历法,重修毁于焚书坑儒的《九章算术》。张苍官至汉朝丞相。张苍放开言论,废除暴秦的诽谤之法。以及夷族连坐之法,告奸之法。张苍废法是中国法治史。乃至华夏文明史上一次巨大的进步。

程门后学对“气质之性”或不涉及,或简要论之,而这就导致对现实人心中的“恶”认识不足,故在工夫论上出现直从本体入手的倾向。就这方面来说,思想演变到陆王哲学那,他们基本就不从“气质之性”的角度来立论。

辕固在汉景帝时期。与法家和黄老有一场汤武弑君与汤武伐桀纣之辨。法家和黄老认为,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儒家认为,这类奴役人民的暴君必须诛杀。这场辩论最终以儒家的胜利而告终。

二程开启理学的核心话题,程门后学予以接续,对二程思想在深化过程中推进,深深影响以后道学的发展。他们的存在价值是不可忽略的,他们将理学问题的分歧和走向显豁地揭示出来,直接影响南宋中期以后朱子理学、心学和事功学派的形成和发展。

最后再说颜异。

首先,程门后学对朱子的影响。程门后学是连接二程与朱子的桥梁。朱子心性论思想的形成,正是在对程门后学的反思和辩论中渐趋成熟的。他对性的分析正是有感于程门后学对“气质之性”的不重视而发的,在他的哲学体系中,“气质之性”是绝不可无的,它牵涉到对本体与工夫的认识和定位;他心、性、情关系的确立正是在与湖湘学派的辩论中成熟的,他的中和旧说和中和新说都与湖湘学派有不可分割的关系;他的仁学体系的成熟也是在批判程门后学“以觉言仁”“以万物一体为仁”中确立的,尤其是与张栻的辩论最终确定“仁者,心之德、爱之理”的仁说体系;朱子哲学的工夫论由最初的倾佛静坐,到中和旧书的“先察识后涵养”,再到回归程颐,确立“涵养用敬,格物致知”的内外兼修的工夫论体系,工夫论的成熟正是在批判道南“未发求中”与湖湘学派的“先察识后涵养”中步步确立的。

汉武帝与法家酷吏张汤谋划发行白鹿皮币。与颜异商议。颜异认为不妥。并未骂天子。法家酷吏张汤认为颜异欲骂天子。不言而入腹。便以腹诽罪之名,处死颜回十世孙。儒家大师颜异。

其次,程门后学心性论思想对心学的影响。虽然陆九渊一再声称自己的学问是“因读孟子而自得之”,但不可否认的是,程颢提出“心即理”,已经在形式上开出心性论新的面向。四大弟子对程颢的工夫论进行推阐,基本上呈现偏于内向体验的特征。王苹则明确提出“心即性、性即天、天即性、性即心”,将“心”“性”和“天”直接打并为一,这是心学心性论的主要特征。而张九成则直接突出“心”的本体地位,建构以“心”为本的哲学体系。这些无疑是对程颢思想的推进,使其向心学靠近,到陆九渊那,直接突破理学窠臼,将心学的核心命题凸现出来。因此,可以这么说,程门后学将程颢之学向深处推进,他们将心学主旨一步步地揭示出来,到陆九渊则基本完成心学体系的建立。因此,全祖望论到心学时说“程门已有此一种矣”。

东汉末年还有儒家大师蔡邕。其女蔡文姬也是一代才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