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现了画家对宫女的无比同情,知识女性的女学生也是当时社会理想形象

在年历画中可以观察到一些20世纪早期的服饰变化。时尚女性的裙子和袖子逐渐变短,除了手,小腿和手臂也可以露出来了;在形象表达方面,女性身体曲线得到展示;女子微笑的时候,逐渐露出了牙齿。而时尚元素也在发生变化:缠足被废弃,三寸金莲消失了,裤装和高跟鞋出现了,甚至还成为画中的主题。服饰的变迁反映出当时人们观念的变化,也折射出20世纪早期的流行风尚。女人开始佩戴手表;火车也出现在市景流行风尚里,构成街市繁华的主题。

那么如何表现蕴含德性之美的仕女精神或闺阁之态呢?揽阅中国古代仕女画,我们会发现画中女子一般手持纨扇。她们或豆蔻衣香、或姿色纤丽、或风吹裙带有清淑之气、或嗔怪时有趣、病苦时有韵、别离时有致……凡此种种,都可借纨扇传神韵。如元代卫九鼎的《洛神图》就塑造了手执纨扇、发髻高耸、衣袂飘飘、回眸顾盼的洛神形象,那“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容貌,令人想起曹植《洛神赋》中那一段凄美感伤的爱情故事,画面表现甚是优美感人。明代文徵明笔下的《湘君湘夫人图》取材于屈原《九歌·湘夫人》,画中的湘夫人手执纨扇,脱俗飘逸,她回望着湘君,两人的目光里满是依恋和不舍。明代陈洪绶的《斗草图》描画的是女子斗草瞬间的神态表情,画中一女子拿出一枝花叶,神情颇为得意,而她邻座一女子,虽胸有成竹胜她一筹但并未喜形于色,只是摆手示意。画家特意以其手持纨扇这一细节塑造其温婉淑雅聪慧坚毅的形象,从而在斗草取乐中把女子的不同性格和气质表现得淋漓尽致。陈洪绶的《杂画图》表现女子“补衣”题材时也是借用纨扇刻画人物形象。画轴中两侍女一人手捧衣袍,一人手捧缝补工具。右侧的一位仕女,左手持纨扇轻柔拂右肩,神态典雅贤淑,令人不难想象出其女红之精致。明代仇英的《仕女图》中仕女手执纨扇和女伴在庭院游玩,裙裾飘飘,娟秀灵动。唐寅的《牡丹仕女图》有题画诗“牡丹庭院又春深,一寸光阴万两金。拂曙起来人不解,只缘难放惜花心”。画中仕女凝视左手所持牡丹花,虽有惜春伤逝之感,然手持绢制纨扇,气质极为高贵典雅。清代闵贞的《纨扇仕女图》画庭园一角,一仕女执扇倚树托腮而立作凝思状。画中女子手持纨扇,婀娜多姿,体态轻盈,娇柔而不俗媚,气质典雅娴静。

摘要:19世纪末,“月份牌”开始兴起。起初,洋商们想利用新颖的广告载体招揽更多的生意,但从海外运来的画片无法引起市场关注,只好求助本埠的画家,将带有中国风俗的图画印在年历上,所以“月份牌”的绘画风格是典型的中…

推文上原词cultural
appropriation—译为“文化挪用”,剑桥百科词典定义指将本不属于本地的异域或其他民族的文化资源借用过来,从而对本地的文化形成影响,创造出新的文化产品和现象的行为。

闵贞《倚梅仕女图》

图片 1

因此,团扇在古代又被称为合欢扇,如汉代班婕妤《团扇歌》有“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团扇象征着美好的爱情,在古代成了男女之间表情达意的佳物。清商曲辞《团扇郎》有“七宝画团扇,灿烂明月光。饷郎却暄暑,相忆莫相忘”。用七宝装饰的精美团扇绝不仅仅是为了让情郎消暑,重要的是让他明白自己的心意,时时想起自己对他的感情。晋佚名《子夜四时歌·夏歌》也有“含桃已中食,郎赠合欢扇。深感同心意,兰室期相见”之句。南朝梁刘孝威
《七夕穿针》诗中有“故穿双眼针,时缝合欢扇”。元代张可久《寨儿令·春愁》曲中有“想合欢绣扇亲描,记同心罗帕轻揪”。可见,中国古代诗歌中的团扇意象正如晋代陆机诗云:“寄情在玉阶,托意惟团扇”。于是,我们也就能理解《桃花扇》中作为风流名士的侯方域为何要执宫扇并题诗赠于香君了。《桃花扇》中有这样的诗句:“南国佳人佩,休教袖里藏;随郎团扇影,摇动一身香”,“正芬芳桃李香,都题在宫纱扇上;怕遇着狂风吹荡,须紧紧袖中藏”,“便面小,血心肠一万条;手帕儿包,头绳儿绕,抵过锦字书多少”。“便面”即为团扇,团扇因便于遮面而又称便面。团扇之所以“血心肠一万条”“抵过锦字书多少”,正如《桃花扇》中描述:“小生带有宫扇一柄,就题赠香君,永为订盟之物”。而当香君被阮大铖逼嫁田仰时,香君以头撞地,血染诗扇,表现了她对爱情的忠贞不渝。

点开音频,来听听老上海“月份牌”的前世今生吧!

Tom Ford 的YSL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图片 2

从风俗的角度来说,手持纨扇是中国古代女性的一种习惯,也与表现女性的德性有关。明代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六称“宋人画仕女,止有团扇而无折扇”,因为“团扇制极雅,宜闺阁用之”。明代陆容《菽园杂记》卷五则提到,“团扇可以遮面,故又谓之‘便面’。观前人题咏及图画中可见已”。其实,宋时已有折扇,又称撒扇,但当时南方女人都用团扇,只有妓女用撒扇。《菽园杂记》指出,“近年良家女妇亦有用撒扇者,此亦可见风俗日趋于薄也”。

后首来,中国个民营企业也采用搿一招,使伊成为别开生面个新年画样式,被市民们称为月份牌。

最近互联网在爆发一场有关美国青少年穿旗袍的热议新闻。报道讲的是一名18岁美国青少年身穿旗袍参加毕业舞会后将照片上传到推特,不久后被一名华裔学生批评说是种“文化挪用”,不该穿它。当然我们中国大部分网友都还是很支持这位穿旗袍的姑娘。因为穿旗袍是不分国界的。

图片 3

图片 4

和合欢乐:纨扇意象之审美理想

编辑:谢真

电影《花样年华》

罗聘《唐人诗意图》

其中唯一的女性何仙姑婷婷立于船尾,执掌着船桨。虽然这幅年历画均衡地分配了群像的重要性,但仍然可以看出何仙姑作为画中焦点的分量:她盈盈而立、风姿绰然,独掌船桨、神态坚定。这些细节透示出广告传播历史中使用最多的元素:有魅力的女性形象。

中国古代仕女画中的不少主题、情节和寓意常借手姿、指式来表达,仕女的手无论是倚靠之手、奏乐之手或执物之手,都是纤巧柔美,神韵独具。女性手持纨扇的形象在当时画家看来是展现女性美的一个很好的视角,因此,古代文人画家将仕女们自身的气质美与纨扇艺术融为一体。而中国古代纨扇仕女画及纨扇成为扇面书画的展示载体的发展演进过程,也无不与“纨扇”意象本身承载的文化意蕴有关。

葛歇个挂历,脱老上海个月份牌有一定个渊源关系。

民国时代旗袍

“扬州八怪”写了不少反映女性的诗词。在他们的诗作中,鲜见对美貌女性外貌体态的描写,而是将目光投向了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女子,如:贫苦的农妇、守陵的宫女、沦落的歌妓、闺中的怨妇等,表现了“八怪”对普通女性命运的关注与同情。也因此,“八怪”中擅长人物画的画家笔下的仕女画也多见此类题材,绝不流俗。
现存扬州博物馆的罗聘指画《唐人诗意图》较之一般的仕女画,构思较为独特。他以唐代宫女为题材,取王昌龄《长信秋词》意,以指代笔表现了一个失宠的宫女形象,画面中这个当年也许受过帝王青睐,现已玉颜不再的宫女手执团扇孤立画中,虽看不见她的容颜,但那满腹的哀愁却被罗聘表现得淋漓尽致。罗聘主要从四方面表现:一是衣着。淡黄的披肩,粉红的上装,浅蓝色的小围腰,洁白的裙服,尤其是飞舞的飘带可以想见宫女当日的婀娜动人。但画家故意把人物的腰画粗,暗示了主人公韶华难留的悲哀;二是扇子。宫女的命运犹如此扇,过了时节自然也就不再需要了。表现了画家对宫女的无比同情;三是外貌。此画中,画家偏不画宫女脸的正面,仅画侧面,耐人寻味;四是动静对比。宫女舞动的飘带和伫立不动的姿态形成对比,而这一不动的姿态又将宫女烦躁的内心反衬了出来。
“八怪”中的闵贞同样善画仕女画。他的《倚梅仕女图》构图不事常规,追求奇古,单纯中富有变化,突出了一位恬静、娟秀的仕女形象。闵贞表现的人物衣饰之线条长短、轻重、抑扬、顿挫如同奏乐,具一种韵律之美,展示了画家的高度才情。此外,画中人物造型夸张,但比例却不失调,且绝无令人生厌的媚态,实为难得。背景中的梅花寥寥几笔,将仕女的形态衬托得越发清雅。《采桑图轴》是闵贞白描的代表作。画家将采桑女日常劳作中的动态升华为一种美的造型,使人不仅领略采桑女凌风欲飞的身姿,也联想到百姓生活的艰辛。并通过厚实粗重的树石衬托出人物的纤美柔弱,构思新巧。他的另一幅《纨扇仕女图》,仕女手执纨扇伫立风中,仕女头梳双丫髻,身穿交领衣,下束长裙,文雅娴静。反映了清初江淮女子仍着明装的情景,笔法工细清丽。
黄慎是“八怪”中最擅人物画的画家。黄慎的仕女画,题材除传说中的神仙外多为现实生活中的寻常女子。对下层劳动人民的生活有着长期体验和观察的黄慎尤喜在画中摒弃一切背景,仅画人物,从而给人留下更多的想象空间。他画过多幅《抱瓶仕女图》、《麻姑进酒图》。他笔下的麻姑或水墨、或淡彩、或骑鹤、或骑鹿、或捧美酒、或持仙桃,身材修长、意态动人,人物衣折线条变化多姿、流美酣畅,极富韵味。
除了黄慎、闵贞、罗聘这三位外,“八怪”中的金农亦擅人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